产业发展
卫星遥感行业研究报告
发表于: 2019-10-09 13:36  点击:

卫星遥感行业研究报告

随着航天企业投融资渠道越发多样,资本的强大推动力将会得到更好显现。商用遥感卫星的商业价值也会得到进一步挖掘。但是有部分商业航天领域存在资本过热、过度追捧的情况。

产业发展概况:

概念界定:遥感卫星是用作外层空间遥感平台的人造卫星。在卫星用途上区别于导航卫星、通信卫星和科研卫星等,主要应用场景是资源调查、农业估产、天气与海况预报、防灾减灾和军事侦察。

全球发展:美国1962年利用发射的“先锋2号”卫星首次拍摄地球云图,开启卫星遥感时代。航天版图不断扩大。目前,美国、俄罗斯、中国、欧空局、日本、印度、以色列等国家均有自己的遥感卫星体系。美国在数量及技术参数上都领先于其他国家。

我国发展:我国1975年首次发射可返回式遥感卫星,开启遥感卫星纪元。我国目前形成了陆地、海洋、气象、高分等遥感卫星系列。我国与遥感卫星技术领先国家在数量与技术参数上仍存在一定差距。

产业发展所存在的问题:

遥感卫星数据的下游使用群体仍以政府、民间机构为主,商业化应用程度较低,数据平台不完善、数据使用不便利问题突出。

卫星遥感政策红利期出现,但缺乏统一机构管理,卫星遥感数据采集缺乏统一规划,存在数据资源价值未完全开发情况。

卫星遥感企业受到资本追捧,但部分商业航天产业环节存在投资过度情况,容易造成航天资源浪费。由于涉密等其他原因,国家队对航天人才的外流限制相对严格,遥感学科的建设仍不完善。

美国发展路径:

美国政府采用“政策支持+订单支持+管理明确”的模式,给予本国商用遥感公司政策、实际资金及科研资源,通过明确管理机构来促进本国遥感卫星产业,美国政府对商用遥感卫星企业采取“卡脖子式”的管控政策,享有一键否决权。

美国的商用遥感卫星产业的快速发展路径值得我国去参考,对于卫星数据的采集和分发的否决权具有政策借鉴意义。

落地建议:

卫星遥感产业内玩家应紧跟政策风向,由以售卖遥感卫星数据为主的业务模式向提供遥感卫星数据分析服务为主的业务模式转型,结合大数据分析、机器学习等新技术,结合遥感卫星下游应用行业的行业知识,提高遥感卫星数据的商业附加值。

政府应加快航天法的出台,明确遥感卫星数据资源的统一管理机构,放宽遥感卫星数据的分辨率限制,简化遥感卫星数据售卖的审批流程。

遥感卫星下游需求主要来源于政府和军用层面

卫星遥感产业产业链覆盖遥感卫星制造、遥感卫星发射、遥感卫星运营及遥感图像制取和分发应用四个主要环节。由于卫星遥感行业的主要输出产品为遥感图像及其增值服务,因此下游对卫星遥感图像及增值服务的需求是带动整个行业向前发展的主要动力。所以,现阶段,卫星遥感行业上下游各环节从业者多数处于订单需求牵引的商业模式中。

当前,卫星遥感图像及增值服务的下游需求主要来源于军事用、公益用和商业用三方面。其中,国家层面对于卫星遥感图像及增值服务的需求占有很高比重,国防用户与政府机构的需求仍是卫星影像及增值服务销售和应用的主要市场。以DigitalGlobe公司为例,美国政府是该公司最大的购买商,贡献其60%以上的营业收入。

卫星遥感产业受美国政府购买情况影响显著:

SIA数据,全球卫星遥感产业规模在2018年达到21亿美元,由于受到美国NGANRO两机构交割商业遥感业务等因素影响,产业规模较2017年同比增速有明显下滑。2010年至2018年,全球卫星遥感产业的CAGR23.3%,仍高于全球卫星服务产业18.3%的复合增长率。但20188月,NRODigital Globe等遥感数据服务供应商开出为期2年的6亿美元的合同,以及各国政府和遥感卫星公司对于遥感数据商业价值的深入挖掘,卫星遥感产业未来仍具有广阔发展空间。


 

随着新遥感卫星开始使用,全球卫星遥感产业未来仍可期:

 

卫星遥感产业发展的起初动力是出于军事侦察的需要,在此之后,卫星遥感数据的公益性用途逐渐被挖掘,从而推动了卫星遥感产业的发展。遥感卫星作为实现卫星遥感工作的核心途径,其数量直接反映遥感产业活跃程度。据忧思科学家联盟(UCS)统计数据,截至201811月,全球共有在轨活跃卫星1958颗,其中遥感卫星696颗,占35.57%的份额。2012-2018年,全球新发射遥感卫星数量在经历2014-2015年新发破百规模后,于2017年重新达到169颗,随着新发遥感卫星正式使用以及遥感卫星星座组建完成,新发遥感卫星的产能未来会得到更好释放。

美国政府作为美国航天产业最大的购买方,受对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及美国国防部(DoD)预算削减等因素影响,全球航天产业以及细分领域内产值持续走低。然而,随着新经济体航天产业逐渐壮大,航天版图的不断扩张,全球发射次数回暖,特别是中国在2018年以39次发射次数首次超过美国,全球遥感卫星产业的未来仍然值得期待。


 

技术更迭,发展高分遥感卫星成为趋势之一:

 

遥感卫星通常由遥感器分系统和卫星平台组成。随着高分辨率遥感器、电荷耦合器件(CCD)、高精度、高稳定度、高机动能力的姿态控制技术、颤振抑制技术等可以提高遥感卫星影像质量的技术不断迭代,为高分辨率可见光遥感卫星、高分辨率合成孔径雷达遥感卫星及高光谱遥感卫星的制造提供技术支持。此外,伴随着卫星小型化、卫星星座组网、一箭多星发射等技术的应用,遥感卫星的时间分辨率也在得到优化。


 

资本助推,遥感卫星商业化特征明显:

 

卫星,作为美苏太空竞赛的产物。从一出生,便受到世界各国极大关注。上世纪60年代,欧美国家开始发展自己的航天事业,并加大政府预算中对航天等高技术领域的研发投资金额。其中,美国1994年对高技术领域的投资达到1730亿美元,占当时美国国民生产总值的2.6%。政府资金的扶助加速了了卫星产业的发展成型。

同时,各国政府意识到卫星产业所隐藏的商业应用价值,产业风向由创造历史的政治意义和抢占科技领先地位的战略意义向卫星应用商业化、产业化倾斜。作为政府用、民用卫星资源的补充资源,以盈利为目的,完全采用市场化运营的的商用卫星开始受到政府鼓励。资本进场的政策限制被不断放宽,新的卫星技术在降低卫星制造和发射成本的同时,也极大的鼓励了资本进入的信心。资本快速进场卫星产业并布局卫星制造、卫星应用等多个环节。遥感作为卫星应用的方向之一,受到了资本青睐,并在资本的推动下,向商业化发展。

(来源:搜狐网)

 

版权所有:高分辨率对地观测系统吉林数据与应用中心 © 2019